— 茶杯 —

Paul Eddington自传repo

pual的真实性格居然是这样的吗?对比Derek的自传描述,就能看出来小伯纳是多么天真了哈哈哈,他那里说得三人组跟一家亲似的,但事实上Pual跟真家庭也没那么亲


看上去Pual有点情感缺失的样子,妙啊,可以,rps来一发?

太平长安:

    谢谢分享。提起他非常强烈的责任感,记得他说自己年轻时是吸烟的,戒了几次都没戒掉。然后某天收到他儿子的一封信,劝他戒烟,他就戒了。后来他拍戏,要求减少吸烟的镜头,开车镜头会系上安全带,尽量不说脏字。然后有家长就给他写信,说感谢他能让孩子也一起看这部戏。他对这个应该还是很自豪的。还有62年古巴导弹危机时参加反核运动,出发前心里也还是很方的,跟妻子道别,两人都觉得这次真的有可能是诀别了,但还是要去。


    他的情感方面其实我没太大感觉,因为英语不太好,看事件可能还勉强可以,看字里行间的情感对我而言就太难了。何况我自己本来也很容易忽视其他人的感受,脑洞还崎岖→_→ 对Paul的直观感觉就是高冷且傲娇,将接触的人在心里分得很细那种。像比较敏感的Nigel说的,虽然他们三人相处得不错,但恐怕Paul并没拿那两位当那种知己朋友,大概是熟人到好友之间。跟Nigel更像是相敬如宾(也没准是冰呢),知道对方很好,也尊重喜爱,但就是微妙的未能亲近。


    以及,Paul和他父亲长得真像啊,翻模一样。


Solitueon:



Paul在自传开头第一句说“我妻子说我是天生的战士”。考虑到他是个坚定的和平主义者,这个评价其实微妙得很。后来我看他在面对面上的访谈, 在他生命最后不到一周的时间里,他说,表演需要勇气,克服那种在台上的恐惧;我没有另外的选择,就像是士兵就得去战斗一样。


有趣的是,在二战时期正值壮年的他,并没有成为一名士兵。他坚持自己conscientious objector——因思想和宗教原因而拒绝服兵役者——的身份,并且因此上了法庭,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当然,最后他被判定无罪,继续演员生涯。然而这件事几年里几经周折,他不止一次陷入焦虑,却从来没有退却。


他是个工作狂,不止一个人这么说过他。然而他身体情况极差。小时候得过的肺结核一直没有彻底痊愈,之后陆陆续续得了强直性脊柱炎(这个似乎发病在他演完罗宾汉不久以后),皮肤癌,糖尿病,心血管问题以及某些肠胃疾病。他无数次放疗,之后还要到剧场演出。他对这个痛苦的过程描述的轻描淡写,说,我有一辆车还有一张床,起床以后他们带我去剧院然后塞到舞台上。


这样的痛苦在他看来似乎也是别无选择的,他经常用这个词,包括他因为生活不得不和妻子儿子分居,他说,回想起当时我们的婚姻和经济面临的危险境地我觉得血都发凉,然而我别无选择。


他是个战士,退缩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选项,out of question。他是个和平主义者,坚定的贵格派信徒,他用自己的战斗力捍卫信仰和观点。


我开过玩笑说,如果Paul生活在网络社会,绝对是网上的掐架圣手,无人能及。他小时候在学校被人欺负,一次被一个比他力气大的人堵住,逃不掉打不过,就开始骂人。什么难听骂什么,祖宗十八代全都问候一遍,还抓着人的缺陷不放,居然生生把人骂跑了。后来他和另外一个很能打架的孩子一起清除了学校里大部分的欺凌势力,他颇为自得。


他不但会掐,还会挂人。他成名以后在媒体上谈论起自己的和平主义态度,说到应该把发展核武器的钱用来支援世界上吃不上饭的穷人。转过天来就有几个人给他写了一封信,信上痛斥他的想法,并且表示非洲人挨饿都是他们自己的错,不懂节育人口太多,而且非洲是艾滋病的起源地,你居然要救助他们你还是人吗。Paul在自传里面全文引用这封信,而且当时还把这封信贴在了公司的公告板上,留了一张条说这些人肯定特别喜欢看戏,还说如果票房因为这个跌了,他只能表示抱歉,颇有一种“这样难得一见的傻逼不给大家看看就可惜了”的架势。


他的整个自传里面都没有什么感情流露,除了对自己终生的伴侣,他的妻子,有过大概那么一茶勺的感情流露,其余的时间都在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叙述。甚至他们的结婚,都要提一下家庭税率优惠的问题,还有他周一结婚,周二赶回去继续演出——他对此颇为自豪。


这样一个人,我想象过,如果在现实生活中认识,一定是有些让人想要敬而远之的。的确他是个有趣的人,但是他强势甚至有时候自视甚高——这在他的自传里面也有体现。有些人说他故作谦虚,过度谦虚就是骄傲,一点都没错,他就是个骄傲的人。而这样的人是让我有些觉得不舒服的。他的自传里面有很多我觉得应该流露感情的地方,都没有表现出任何情感,或者只是用一个词概括了一下,比如他妻子昏倒呼吸和脉搏几乎都没有那一次,他似乎也只是在冷静地叙述这件事,并没有加入太多自己的感受。这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可怕。


他在自传中感情的缺失让我很难把握的他的想法。我在脑海中无法勾勒出来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的形象,只有他的逻辑、观点和信仰,缺乏那种柔软的个人的部分。他极少说起自己的家庭生活,提到自己的同事的次数比提到儿女都多。他难得地在回忆童年的时候提到自己给母亲写信的时候流泪,但是他说自己当时把眼泪作为算计的一部分,想用它来打动母亲。他对很多事情的描述甚至冷静客观的有点气人,比如第一次做爱,比起Derek的“那一晚我体验到了天堂”这样文艺的说法,他“第一次指导教学”这种描述实在让人哭笑不得。所以我觉得他应该是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并不是因为他这个人KY或者自我中心,而是他根本无法感受到也少有能够引起共鸣的丰厚感情。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的婚姻长久稳定,也许是有赖于这样的机制。当他找到了真正合适的人,便不会被感情的游移而影响。而他的妻子应该也是一个理智而坚定的人,所以没有什么可以改变他们的关系。


说到他的私生活,有个有趣的现象:基佬似乎特别喜欢他,他被一个gay强吻过一次,被数次性骚扰,还被人邀请共度良宵,喜欢过他的gay绝对比喜欢过他的女人要多。我觉得他后来对这个群体都有点过敏,还说“谁说异性恋才性骚扰的,同性恋也一样”。不过遇到比较正派和善良的gay,他的表现是客观的。他是个可以做到客观中立的人,并且讨厌偏见和歧视。他是个理智的人,即使和自己切身相关,也仍旧不会被冲动和感情搅乱判断。


然而他的理智似乎到了某个极端,甚至对于他的表演我也无法用“爱”来形容他的热情,他更多的是一种事业心和责任感。在他得了强直性脊柱炎的时候,医生说如果不治疗可能会丧命,他的反应是,我要对我妻子说什么,对我的经纪人和制片人说什么?还有他那个为自己拟定的墓志铭:“He did very little harm."其实隐含着的也是一种责任感,对他人和社会的。当年Lynn问他要不要去参选议员,他极为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并且极为认真地说这样会引起很多麻烦吧,这可不行,我不去,非常可爱也非常让人感动。他有极为强大的自我,并用这样的自我,撑起身上很多甚至并不属于他的,超过了他的承受限度的责任——而他将它们承担得很出色。


从思路和逻辑上我和他有些地方能想到一起去,从感情上我绝对对这个人丝毫无法理解。用MBTI的分类来说的话,他的T值绝对在95以上。他很像是个ENTJ,陆军元帅型人格。很有趣的是,这样的人当了演员,并且极为成功。但是我忍不住想,如果当初他真的听了Lynn的建议去参选议员,甚至一开始就走上从政之路,说不定他就是一个真正的首相了。


不过一开始他选择的就是艺术,他这样一个人,是不会改变自己的选择的。而这样一个人,无论做什么,对于那个领域,都是一件幸事。


评论
热度(15)
  1. 茶杯太平长安 转载了此文字
    pual的真实性格居然是这样的吗?对比Derek的自传描述,就能看出来小伯纳是多么天真了哈哈哈,他那...
  2. 太室一只白黄焖Jimmy fan 转载了此文字
    原来是这样的一个人
  3. 泉镜花Solitueon 转载了此文字
  4. 太平长安Solitueon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分享。提起他非常强烈的责任感,记得他说自己年轻时是吸烟的,戒了几次都没戒掉。然后某天收到他儿子...
  5. 黄焖Jimmy fanSolitueon 转载了此文字

2019-01-09

15 太平长安 Solitueon